未成年人巨額打賞,直播平臺如何“向善”?

3 評論 9050 瀏覽 5 收藏 16 分鐘

俗話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企業機構盈利與社會責任之間的艱難取舍,成為未成年人打賞事件對于虎牙的“靈魂拷問”。在“打賞盈利”的現實下,如何“魚與熊掌”兼得,是虎牙、斗魚等直播平臺需要深思的問題。

2019年,隨著資本市場的風云變幻,熊貓直播停止運營后,直播行業正式進入“兩強爭霸”時代,虎牙、斗魚兩家頭部平臺以踏入納斯達克為直播平臺江湖往事的結尾,并開啟了直播平臺競爭的“盈利時代”。

與往日不同的是,如今的直播平臺已經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營收體系,在巨大的流量面前,打賞和廣告成為平臺營收的兩大支柱。

根據虎牙此前發布的財報數顯示,截至去年第三季度,虎牙已實現八個季度經營盈利。其中,直播收入(占比逾95%)同比增長77.2%,成為虎牙營收當之無愧的“頂梁柱”。

斗魚方面,根據斗魚公開的財報顯示,2019年Q3斗魚的在線直播業務收入同比增長83%,達到16.62億元,在營收中占比89.4%,與虎牙同樣依賴于直播打賞收入。

由此可見,“打賞盈利”成為直播平臺達成商業成功的重要條件,但令人擔憂的是,打賞這件事本身,也在不斷引發爭議。

網課“當道”,未成年人打賞“靈魂拷問”直播平臺

NCP疫情之下,網課直播成為了學生群體“停課不停學”的唯一選擇。但網課“當道”也客觀上加大了未成年人“觸網”風險,應該引起家長以及社會等多方對“未成年人觸網”的關注。

例如,3月5日據南方都市報報道,浙江一位13歲男孩拿母親手機上網課期間,玩和平精英看虎牙直播8天充值萬元。該報道稱,浙江嘉興的許女士13歲的兒子在虎牙直播充值6827元,同時,在“和平精英”等4款游戲和直播軟件上共花費12000元。

今年2月26日,澎湃新聞也曾報道,武漢一名12歲的孩子隱瞞家人向直播平臺充值達5萬余元。短短一個月時間內,同一平臺先后發生兩起未成年人直播打賞事件,足以值得人們更多的去關注其背后的原因。

對于虎牙而言,如此高頻的未成年年人打賞事件,也不啻為一場對游戲直播平臺的“靈魂拷問”。

事實上,對于一些本身就不怎么富裕的家庭來說,因未成年人巨額直播打賞、游戲充值等造成的經濟損失難以承受。另一方面,疫情期間網課的普及使得未成年人觸網“風險”增加,例如,在隱瞞家長的情況下對游戲或者直播平臺大額充值。

此類打賞、充值事件早已屢見不鮮,但其背后的問題卻值得引起更多的關注,對部分涉事家庭而言,巨額打賞可能成為家庭經濟的不可承受之重,因而,妥善的解決未成年人打賞事件不僅關乎未成年人的保護,也實實在在關系到涉事家庭的穩定和幸福。

客觀的來看,未成年人巨額打賞的第一責任人毫無疑問的是作為其監護人的家長,監管責任缺失是類似事件頻發的關鍵因素,與此同時,也不能忽視平臺方應當承擔的必要責任。

在保護未成年人方面,直播平臺曾嘗試給出“青少年模式”的解決方案,但在實際使用效果上卻仍然聊勝于,在注冊環節不夠完善,缺乏有效未成年身份辨別的措施下,“青少年模式”的效果十分有限。

互聯網江湖團隊(VIPIT1)認為,上網絡直播打賞也可以理解成一種內容銷售:主播暗示打賞、感謝粉絲打賞的互動反饋都可以看做是一種廣義上的“內容銷售”,因為主播對打賞的互動反饋可能會吸引其他用戶打賞。

在大洋彼岸,曾經有一個銷售經理坦率地告訴FC成員,“我們的工作是讓人購買他們不想要且不需要的東西。”然后他描述了一個未經訓練的新手如何向人們介紹關于產品的事實卻賣不出去,而一個訓練有素,經驗豐富的專業銷售員卻可以面向同一批人打開銷路的真實故事。

由此可見,面對帶有誘導性的“銷售”行為,部分心智成熟的成年人尚不能完全拒絕,何況心智不夠成熟的未成年人。

據天眼查企業介紹內容顯示,“虎牙直播是中國第一個游戲直播平臺,在平均MAU方面,擁有規模最大,最活躍的游戲直播社區。作為以游戲起家的虎牙,也在“停課不停學”的號召下,緊隨釘釘、快手入局教育直播領域,特殊時期直播平臺成為了學生學習不可替代的“線上通道”,但對于一個游戲直播平臺來說,未成年人打賞問題以及游戲標簽化可能是平臺發展教育業務必須跨過的坎。

俗話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企業機構盈利與社會責任之間的艱難取舍,成為未成年人打賞事件對于虎牙的“靈魂拷問”。在“打賞盈利”的現實下,如何“魚與熊掌”兼得,是虎牙、斗魚等直播平臺需要深思的問題。

心之憂矣,如匪浣衣:未成年人打賞何時方休?

根據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發布《中國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法律政策研究報告》中的數據,目前我國超過4億的網絡直播用戶中,青少年觀看比例達到45.2%,青少年已經成為網絡直播平臺用戶的“生力軍”。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如此大的青少年用戶基數之下,也就不難理解未成年人打賞事件頻發的原因了。

早在2018年,中國日報網就曾報道,未滿12周歲的女兒小晨(化名)花約10萬元“打賞”某直播平臺男主播后,其父一紙訴狀將平臺訴至法庭。

對此,某律師師事務所不愿具名的律師透露,此類事件中,應視“打賞”是無效的民事行為,“即不產生法律效力,直播平臺不當得利應該退回”,但是在實際的案件中,往往單從賬戶上和支付情況無法充分證明“打賞”由未成年人進行。

此前新京報也曾報道“女孩打賞主播65萬,元母親起訴一審敗訴”的案例,其中庭審中的關鍵舉證主體賬號的認證方是該女孩母親,這一點成為法院判決的主要依據。

事實上,對于這樣的直接證據根本無法取證,試想一下,未成年人充值操作之時,作為監護人的父母會在一旁錄像、拍照取證以作法庭上的證據嗎?

互聯網江湖團隊(VIPIT1)認為,巨額打賞事件之中,在不同的利益訴求下,平臺方與家長之間陷入了“納什均衡”博弈:在一個雙方博弈過程中,無論對方的策略選擇如何,當事人一方都會選擇某個確定的策略,則該策略被稱作支配性策略。而平衡策略都是為了博弈雙方達到自己期望收益的最大值。

在此類事件中,家長期望收益的最大值為“平臺全額退款”,而平臺的方的最大收益值則在于“避免全額退款成為具有案例性事實,以影響平臺直接的營收收入來源”。在現實中,由于往往無法直接舉證消費主體是未成年人,平臺方總是占據博弈的優勢地位。

其實對于直播平臺來說,未成年人巨額打賞本身也是一個左右為難的問題。在線教育賽道火熱的當下,不少平臺都想從課程直播分一杯羹;由此一來,平臺可能將不可避免的走到家長的“對立面”。

詩經有云:“心之憂矣,如匪浣衣。靜言思之,不能奮飛”。

要想徹底解決未成年人打賞的難題,還需要平臺、家長、社會三方的協同和努力。

例如,在平臺端,以人臉識別技術等新技術的應用,在應用入口建立未成年人的檢測篩查機制,完善注冊流程和青少年模式,從而為保護未成年人構建一道技術之網。

在立法端,通過法律細則的補充,明確此類事件的主體責任分配,根據實際情況充分保障家庭、平臺方的權利訴求。

據悉,《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10月或提交審議,其中將增加網絡保護內容,進一步完善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的法律法規細則,從而為未來類似的案件提供更多的法律依據。

在家長方面,家長應該更多具有未成年人網絡防范意識,對未成年人更多的關注。作為未成年人的監護人,對于其責任教育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俗話說,父母是孩子第一任老師,作為第一監護人,父母更應該從小培養孩子正確的消費觀,這才是問題真正的根源所在。

家長、平臺兩難的背后,技術“社會化”需以科技向善為尺

財經作家吳曉波說:“科技向善之所以是一個復雜的話題,是因為一方面跟商業有關,跟進步有關,跟科技有關,但另一方面又跟人類的困境相關。”如今,在未成年人網絡安全這一問題上,科技、商業與社會責任之間似乎還沒能找到一個合適的平衡點。

科技、商業與社會責任之間尋找平衡的過程,本質上也是技術“社會化”的過程。

在《論工業社會及其未來》中有這樣一段論述:心理學家使用“社會化”這個術語表示訓練兒童使之按照社會的要求去思考和行動的過程。即,一個得到良好社會化的人相信并服從他所屬社會的道德準則,并且很適應作為社會正常運作一部分的身份。

在互聯網江湖團隊(VIPIT1)看來,所謂技術的“社會化”是指新技術與現有社會道德標準的相互適應,社技術“社會化”不僅是以立法規范等約束新技術的應用,同時技術本身也對現有社會價值進行一場解構,使得新技術本身最終成為為社會必不可缺的一部分。

未成年人巨打賞問題中家長、平臺兩難處境的實質,是由直播技術興起引發的新商業形態與現有社會道德價值的分化,同時也是技術“社會化”過程中的必要過程。

在技術“社會化”過程中,“科技向善”則是人們在已有的價值判斷下,對技術“社會化”過程中對的公共利益邊界維護的有益探索。

只是,在這個有益的探索中,本身也存在著一些難以確定的邊界,比如科技向善,什么是“善”?應該怎樣去定義技術的善?

著名科幻作品《三體2·黑暗深林》中有這樣一個橋段,章北海為實施“逃亡計劃”促進“曲速飛船”的研發成功,在太空中暗殺了數名持反對意見的科學家,那么出于延續人類文明而實施謀殺的章北海究竟是善還是惡?

因此,錨定科技向善的邊界,需要結合具體的語境,從而在公共利益優先的原則框架下做出符合當下主流道德、價值觀的判斷并以此為基準,實現技術的現實應用。

比如,在未成年人巨額打賞事件頻發之后,直播平臺事實上可以通過更多技術手段去避免類似的事件再次發生,即便對于直播平臺來說,這可能需要付出一定的沉沒成本。

科技向善的本質,其實也是商業向善。

即:在技術“社會化”進程中,作為技術應用、使用方的企業、機構或者平臺,在多方利益訴求交織中,謀求一種主流社會價值觀下符合公共利益的技術、商業、社會責任三方的最優解。

而這也正是科技向善的真正意義所在。

結語

未成年人巨額打賞事件,是多種誘因下的結果,但客觀上也是技術、商業與道德之間相互適應的過程。未來,隨著技術“社會化”進程的不斷推進,在立法監管等完善監督下,直播平臺也將會迎來新的發展。

#專欄作家#

劉志剛,微信:13124791216;微信公眾號:互聯網江湖(ID:VIPIT1)。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資深媒體人,36氪/鈦媒體等多家專欄特約撰稿人,TMT領域深度報道。

本文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搞一個打賞或者充值金額過大需要身份認證的功能(狗頭)···

    回復
  2. 對于沙幣孩子來說,治標不治本。在這里是堵住了,別的地方他還是可以揮霍掉父母的血汗錢

    回復
  3. 不錯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