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如來晚了,蛋殼已經把鵝城的稅收到90年后了

5 評論 5052 瀏覽 5 收藏 22 分鐘

編輯導讀:近段時間,蛋殼公寓爆雷,嚴重損害了租客、房東的利益,并把長租公寓推上了風口浪尖。隨后,自如發布了“暖冬守護”計劃,表示愿意接納受蛋殼事件影響的打工人,引起網友的一頓冷嘲熱諷。本文作者針對此次事件發表了自己的一點看法,并與你分享。

他來了他來了,他帶著租約走來了;他來了他來了,他腳踏碎殼進來了。

12月4日,自如發布了“暖冬守護”計劃,試圖抄底蛋殼房源:暖冬計劃稱,業主和租客在與蛋殼公寓解約后,可選擇與自如重新簽約。租客未來一年內按原價可在當前房屋繼續居住,并最高減免一個月房租。

業主將房屋委托給自如后,自如免收業主未來一年的托管服務費,并照常提供相關服務。暖冬計劃發布當天,我朋友圈的自如管家傾巢而出,紛紛發朋友圈表示,愿意收留每個為蛋殼心碎到無家可歸的打工人。

然而,蛋殼租客小玖對我們表示,這對欠了一屁股租金貸、每天和房東斗智斗勇的租客和每天絞盡腦汁想著怎么把租客趕出門去的房東來說,并不能解決燃眉之急:

“難道通過自如重新簽約,租客的租金貸就不用還了嗎?如果租客能跟房東協商好共擔損失、重新簽約,又犯得上畫蛇添足通過你自如嗎?”

所以在自如看來,自己“盡綿薄之力”“與大家共渡難關”的壯舉,在廣大群眾眼里,則是趁火打劫的不義之舉。小玖說,大家并不買賬,且紛紛冷嘲熱諷,讓自如變成了自取其辱的“自辱”:

“還沒出狼窩,再進虎穴嗎?”“騙我可以,注意次數。”“一頭牛可以扒兩次皮。”“自如前兩天還在北京強迫房東降低租金,現在又來詐騙。”“你要是真的有這么多閑錢,先趕緊降低自家的租金貸比例吧,不然明年就輪到你。”

同時,稍微懂點行的人也能看出來自如的意圖,對自如來說,不過是打著送溫暖的旗號,行搶占市場份額、把蛋殼優質房源和租客收入囊中之實。

此外,蛋殼和自如模式如出一轍,都是收房子后集中裝修改造,風格也都是差不多的ins小清新風,把蛋殼的房子收過來,直接省了一大筆裝修、改裝、隔斷費用,簡直不要太血賺。此時的自如仿佛聽到了槍炮一響黃金萬兩的召喚,對蛋殼一個營的裝備垂涎不已。

在此之前一些租客還心存幻想,自如能并購蛋殼、接盤蛋殼爛攤子。如今幻想落空了:自如無心把爛攤子鏟起來,而是想舀走地上的最后一點蛋黃。

然而自如來晚了:蛋殼已經把鵝城的稅收到90年后了。

事實上,此次蛋殼暴雷,和之前的小黃車ofo、P2P理財產品一起,像一個越滾越大的雪球,變成了年輕人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12月3日,20歲的蛋殼租客鐘春源從租住的18層蛋殼公寓墜落,把輿論引至沸點。

對這屆年輕人來說,往小了說,經歷過多次“互聯網金融+衣食住行”的爆雷事件,小黃車押金沒要回來還得繼續還微眾銀行的錢,沒有理由再一次栽在同一個坑里;往大了說,年輕人的信任被資本嚴重透支,已對“巨頭”“上市公司”徹底祛魅:資本游戲演變成了一場人人自危的信任危機。

也像知乎用戶“溫酒”回答“為什么現在年輕人都這么喪”時所說:“鵝城的稅都被收到2200年了,未來的主人?”

01 相同的模式和暴雷基因:長租公寓的瘋狂與失速

你得拉攏銀行,巧立名目,銀行放了租金貸,韭菜們才能借,暴雷后,銀行的錢如數奉還,虧損的錢,租客和房東三七分成。

——《讓子蛋碎》自師爺

“自如不就是另一個蛋殼嗎?只是暫時沒暴雷而已。”蛋殼受害者阿夏對我們說。面對我們“你是否愿意走自如暖冬計劃,通過自如重新跟原房東簽約”的問題,阿夏堅決給出了否定答案。

對此,本自如租戶深有其感。在蛋殼暴雷后,我仔細研究了蛋殼和自如的合同,發現二者模式、套路高度相似。事實上,以蛋殼、自如為代表的長租公寓,本質上都是瘋狂擴張,賠錢賭未來的模式:

一方面高于市場價從房東手里租更多的房子,一方面以市場價、甚至低于市場價的價格租給租客,以此擴大自身的市場份額。

2018年8月,當時還是我愛我家副總裁的胡景暉說,以自如、蛋殼公寓為代表的長租公寓運營商,為了擴大規模,以高于市場正常價格的20%~40%爭搶房源,人為抬高收房價格,加劇了租金價格上漲。

高收低出,自然是賠錢的,企業不是慈善機構,而是以盈利為目的,那么長租公寓靠什么模式盈利??一方面,靠改建收來的房子,如把三室一廳改建成四室一廳,多收一間房子的錢。另一方面,就是瘋狂擴張,寄希望于未來燒成巨頭,獲得壟斷地位后,再坐地起價,連本帶利吃回來。

燒的錢從哪里來?除了資本輸血的融資外,還有銀行放的貸。長租公寓以租客的信用為擔保,讓銀行(蛋殼和自如這兩家租房平臺的合作銀行都是微眾銀行)放貸給租客用來交一年的房租,租客再按月還微眾銀行。

微眾銀行等金融平臺一次性把一年的租金打給蛋殼/自如等長租公寓平臺,蛋殼/自如再季付甚至按月付給房東,通過打這個時間差,長租公寓平臺從中聚集起一個現金池,支撐長租公寓風口擴張。

也因此,長租公寓愿意支付不菲的利息給銀行:

自如租客在微眾貸的款利息高達12.42%,蛋殼租客在微眾貸的款也有9.5%的利息:長租公寓會通過抵扣服務費、返現等方式返還給租客,本質上還是長租公寓平臺支付的。對于長租公寓平臺和銀行來說,這是一件雙贏的事,銀行需要利息,長租公寓需要現金流——在不暴雷的前提下。

沒暴雷時,蛋殼、自如瘋狂擴張。據蛋殼公寓招股書,從2015年到2020年第一季度,蛋殼旗下的房子從2432套增長至41.9萬套,足足擴張了172倍。而自如份額更大,截止2019年累計房源超過100萬間,累計租客數百萬人,可以說壓蛋殼一頭,做到了行業老大。

也因此,掌握了部分定價權的自如逐漸動作大了起來:今年疫情期間,自如被爆出“兩頭吃”,一方面逼業主降租金,另一方面對租客漲租金。疫情以來,自如多次被爆出強制業主降租、不降租就解約、如解約業主需賠償自如裝修費的負面新聞。

同時,業主降低的租金也并未落到租客手里,而是被自如收入囊中。據澎湃新聞報道,有自如工作人員趁租客不便搬家換租,哄抬租金,續租租金普遍增長10%-30%,最高高達38.3%。

但長租公寓沒有迎來徹底的勝利,而是在瘋狂燒錢、虧損持續擴大下的不斷暴雷:2017年~2019年,蛋殼公寓凈利潤分別為-2.72億元、-13.7億元、-34.37億元。2020年Q1,蛋殼凈虧損12.23億元,較上年同期虧損的8.162億元,整整擴大了50%。

有媒體統計,截至到2019年末,高達69家公寓機構倒閉,其中濫用租金貸、跑路等占了約60%。僅巢客遇家和連合之家兩家公司的受害租客便將近2萬,涉及金額達3億元左右。而今年蛋殼的爆雷,把長租公寓爆雷狀況推至高潮。

蛋殼暴雷后,自如租客人心惶惶。面對想退租的租客,自如管家循循善誘:我們自如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畢竟我們背靠鏈家,和貝殼、鏈家都打通,一旦現金流出了狀況,貝殼、鏈家那邊馬上會應援的哈。

然而,另一位自如管家告訴我們,自如也不好過:疫情期間,自如虧損嚴重,自砸招牌式的對租客漲租金、逼賣家降租、強制解約這些“不體面行為”,也是迫于生存壓力的無奈之舉——事實上,自如希望借這次機會甩掉那些虧本嚴重的劣質房源,達到斷臂求生的目的。

自如會不會暴雷?誰也不知道。能夠確認的是,這一屆打工人不會再相信自如了。

02 小黃車、P2P、長租公寓……打工人的信任危機:騙我可以,注意次數

你大學剛畢業,出了校門,干著飯打著工,突然就讓長租公寓給劫啦!所以,沒有長租公寓的日子,才是好日子。

——《讓子蛋碎》自師爺

細分這次蛋殼事件中深陷“租金貸”門的受害者,我們發現,大多數是剛畢業沒多久的學生黨,或者工作沒幾年的打工人。他們對上市公司、資本巨頭有天然的信任感,相信“這么大個公司不會坑我。”

事實上,很多管家并沒有提前告知他們租金貸的風險,有的租客在簽合同前對租房貸了解甚少,只知道是“分期付款”給長租公寓平臺,卻不知道微眾銀行等第三方的存在。或者知道微眾銀行的存在,卻不知道具體的放貸流程、方式和風險。

同時,他們大多囊中羞澀,難以抗拒租金貸付款方式的福利誘惑:包括但不限于使用租房貸可以免押金、可以月付(如果不使用租房貸就只能季付或年付),使用租房貸甚至可以免除兩個月房租——只不過也是以返現的形式還給租戶。

拿我來說,在自如通過海燕計劃簽署了租房貸,是因為不僅可以免押金、首月的房租分12期還款,應屆生用租房貸月付還沒有利息。然而,長租公寓爆雷后,很多打工人面臨著既要被房東趕出去,又要繼續還貸的窘境。

轉折點出現在12月3日凌晨:20歲的蛋殼租客鐘春源從租住的18層蛋殼公寓墜落身亡。隨后,處于眾矢之的的微眾銀行兩次發布聲明,將蛋殼租戶剩余貸款本金免息延期至2023年底,客戶退租后,蛋殼公寓所欠預付租金,用于抵償客戶在微眾銀行的貸款。

諷刺的是,在此之前,蛋殼維權群里就有人一語成讖:“這個事情一定要有血才會得到真正的處理。”而當時,還有群友勸說:“穩住兄弟,別沖動。”

而事發后,大家對微眾給出的“求和方案”也是魯豫式的“真的嗎,我不信。”很多租客表示:“這是玩文字游戲糊弄租客”“發了等于沒發”“蛋殼就是沒錢,2023年后我們不還是要還”“除非明確說明,租金貸用戶和蛋殼解約后,所背負貸款轉移到蛋殼身上,否則等于沒說。”

讓這屆年輕人對巨頭徹底寒心、對資本的矛盾達到沸點的,自然是蛋殼事件。而在此之前,也有小黃車、P2P等積淀。前段時間,#ofo創始人戴威再收限制消費令#上了熱搜,讓不少年輕人懷念起他們至今未退的押金:“當代年輕人,騎過小黃車,住過小蛋殼”,大有新賬舊賬一起算之意。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當年,大筆大筆融資、瘋狂擴張的ofo小黃車,也是沒過幾年,就在2018年被爆出資金鏈緊張、大規模裁員、高管層變動等消息,下半年押金問題集中爆發。到了2019年,創始人出走,1600萬人排隊退押金,法院對ofo小黃車及戴威發布限制消費令。自此,戴威被貼上“老賴”標簽,押金至今未退完。

而前幾年,年輕人的閑錢除了給小黃車交押金,還買過不少在當年打著“互聯網金融”旗號的P2P理財產品。現在搜索,你還能搜到不少15年、16年間,勸年輕人投資P2P理財產品的文章——在文章描述中,P2P模式是互聯網思維下智慧的結晶,通過理財發家致富的必經之路。

而如今,見證了無數個風口上的互聯網巨頭夭折、經歷了數次“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年輕人已經對互聯網模式完成了身體力行的祛魅:瘋狂砸錢擴張的互聯網模式被拉下神壇。如今,對互聯網巨頭的“兵家必爭之地”社區團購,打工人也冷眼旁觀,對所謂“創新模式”持嘲諷態度。

大V劉春說:

“所謂社區團購,是不是網絡巨頭用虧損補貼的辦法大幅降低菜價,讓分散的菜市場、超市、小商小販等通通歇菜,然后集中在一兩個平臺,形成所謂閉環,然后取消補貼,然后漲價,然后你別無選擇,然后創新成功?”

隨后便有人補刀:網友真的很善良,只能預見到漲價這種原始的上古時代“冷兵器”,這簡直是對巨頭們智商和財商的雙份”侮辱”。在壟斷形成后,巨頭的武器庫里的“大殺器”包括但不限于:

VIP會員費,供應商的入場費、管理費、營銷費,基于客戶購買習慣精準廣告投放的收益,“菜金貸”帶來的利息收入,“菜籃寶”帶來的巨額資金沉淀……

而剩余戰斗力不那么強、也沒有那么憤怒的打工人,則心灰意冷,打算退回老家。蛋殼事件中我的一個采訪對象,也是我熱情的東北老鄉阿留,畢業后就一直在廣州飄著,在采訪結束后還三番五次地來勸我:“自如要炸,你快跑。”

而幾天前,他照例勸我一番后,說這次事件后,他已經決定離職回東北老家考研了。而當初,他也是為數不多沒有和房東對狙到底、而是選擇黯然退租,自己承擔所有風險和不確定性的人。

“這座城市的冷漠讓我寒心,這間房子我不喜歡,這份工作也不適合我。”阿留語音的最后,有一聲長長的嘆息。

03 踏著蛋殼尸體的自如 無法揮灑自如

酒要一口一口喝,路要一步一步走,步子太大,容易扯著蛋。

——《讓子蛋碎》張如之

回到自如,自如沒有停止擴張,反而變本加厲了。

除了大張旗鼓地接盤蛋殼房源,11月30日,自如正式宣布并購貝客青年精品公寓。并購完成后,自如將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南京等城市運營五十余個集中式公寓項目。

談及并購貝客青年精品公寓,自如方面表示,此次交易有助于快速提升自如在核心城市的集中式公寓規模,在不同目標市場落地多品牌策略——貝客青年精品公寓在全國擁有31個項目,主要為白領公寓,合計房源5000余間,分布在北京、上海、南京、蘇州、徐州等地。

換句話說,還是三句話不離老本行:規模和擴張。

此外,除了并購貝客青年精品公寓外,自如還在廣州推出首個租住社區—自如里,擁有1500余套房屋,多種戶型的豐富選擇,配備共享辦公空間、便利店、咖啡館、書吧等生活配套設施和全方位社區服務,自如里現已開放500套房源。

不難看出,自如在打一套組合拳:希望實現分散式合租、整租、豪宅,以及集中式獨棟和社區的全品類租住產品覆蓋。

采訪的最后,我們問小玖,覺得自如什么時候會暴雷?小玖想了想說,也許明天就暴雷,也許運氣好錢多,燒成了巨頭,這輩子也不會暴雷。

事實上,資本游戲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的事:可以肯定的是,自如目前還不愿意下賭桌——當然,自如也別無選擇。

“踏著蛋殼尸體的自如,從來都無法來去自如。”小玖如是說。

 

本文由 @谷島財經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作者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問問那個人,什么他媽的叫互聯網+,什么他媽的叫普惠金融,什么他媽的叫大眾創業!!!

    回復
  2. 現在互聯網模式越來越讓人寒心了,作為即將要踏入社會的大學生,我感覺前路茫茫啊

    回復
  3. 資本游戲演變成了一場人人自危的信任危機——我們是大公司,絕對不會騙你的;我們是大公司,絕對會騙的你底褲朝天

    回復
  4. 現在真是資本的世界,打工人都是韭菜

    回復
  5. 現在就住在自如里面,押一付三,進退兩難,只能寄希望于自如能夠不爆,畢竟自如的租金貸率比蛋殼低很多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