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騰訊微軟擁抱低代碼,程序員們要“失業”?

5 評論 8390 瀏覽 8 收藏 10 分鐘

編輯導語:只需要拖拽操作或者幾行基礎代碼,就能完成以往需要程序員才能搭建的各類應用系統,對效率要求較高的企業而言,低代碼開發很有吸引力。那么,巨頭布局,資本支持,低代碼好時代快要來臨的同時,程序員們是不是就要失業了?本篇作者就對此話題進行了分析,一起來看一下。

今年年初,阿里云智能總裁張建鋒在接受《鈦媒體》專訪時說:“2021年的潮流就是低代碼開發?!?/p>

只需要拖拽操作或者幾行基礎代碼,就能完成以往需要程序員才能搭建的各類應用系統,對效率要求較高的企業而言,是不是很有吸引力?

這正是低代碼甚至無代碼平臺誕生的內在動力。由于其現實需求龐大,這個賽道正逐漸成為數字化浪潮里新的被追逐對象。未來五年,國內無代碼市場的復合增長率逼近50%,巨頭布局,資本支持,低代碼的好時代也許要來了。

一、誰在支持低代碼?

10月18日,無代碼開發平臺輕流宣布完成近億元B輪融資,啟明創投領投,老股東騰訊、新進創投繼續加碼——今年3月,騰訊剛領投了其數千萬元A+輪融資。

騰訊的投資或許與彼時釘釘年度發布會上強調應用開發平臺新定位,并且進一步整合釘釘宜搭、氚云、簡道云等釘釘生態內的低代碼開發產品有關。

要知道,目標是打通阿里云和釘釘底層能力與技術、將企業原有IT系統與釘釘連接的“釘釘宜搭”在2020年12月才正式推出,一個月后便實現了戰略地位升級。此外,阿里還戰略投資了另一家低代碼平臺創業公司奧哲網絡。

由此,巨頭支持成為低代碼發展的第一個因素。阿里、騰訊的低代碼建設是為了補全自身生態。釘釘在10月初的未來組織大會上宣布,截至8月31日,釘釘平臺的“釘應用”數超過150萬,較年初增長三倍,其中低代碼應用8個月增長86萬個。這既滿足了組織型客戶的需求,又提升了企業對平臺的粘性。

網易有數帆輕舟低代碼平臺,華為應用魔方AppCube與華為生態形成協作,百度智能云旗下愛速搭和騰訊直系的云微搭WeDa都在公測階段。微軟和西門子旗下平臺這兩年也相繼進入中國。

巨頭有了,創業公司也有了,資本順勢進入,資金支持成為低代碼行業發展的第二支柱。鉛筆道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2月,國內低/無代碼企業近70家。行業投融近三年金額約15億,賽道上的公司總估值近70億,光輕流一家就在2021年之前獲得了四輪融資。

本質上,巨頭和資本看中的,還是企業在開發上存在的實際問題。

市場機構Gartner預計,2021年市場對于應用開發的需求將五倍于IT公司的產能——細分需求太多,程序員不夠用了,而且這還沒有包含后續的維護、迭代等資源支出。這時,APaaS(Application Platform as a Service,即應用程序平臺即服務,核心是低代碼帶來的一站式服務)誕生了。

輕流CEO薄智元認為:

世界500強企業,礙于總部的管控,上一套新的系統非常麻煩,他們會用輕流的平臺解決一些小系統的問題。腰部企業會用輕流打造核心業務系統,小微企業會用輕流來打造差異化競爭的部分。

這就體現了當前低代碼服務的三大優勢:

  1. 易部署,適合不同體量企業的IT環境。
  2. 高效率,滿足具體業務人員的需求。
  3. 復用帶來邊際成本降低,能接受相對低客單價的產品,中小企業也能為低代碼企業帶來利潤空間。

現實需求是低代碼產業發展的終極原因。在這背后是數字化趨勢下,企業內部IT、銷售、財務等各部門擁有了尋求更高溝通與協作效率的條件。尤其是業務人員可以憑借低代碼平臺搭建自己需要的產品系統,更加精準,開發成本也更低。

在形勢一片大好下,低代碼行業似乎成了數字化浪潮的“天選之子”,但與此同時,它是否真的能做到代行程序員的職責呢?

二、無代碼或許會到來,但“去程序員”不會發生

甲子光年發布的《低代碼市場調研報告》(2021)指出,近幾年IT開發人才支出不斷走高,但相應的開發效率提升并沒有明顯進步,反倒是在時間、溝通等多方面成本增長。

不過,“去程序員”將不會因為低代碼的流行而發生,即使進化到無代碼也不行,這主要有兩方面原因。

不妨設想到了全面低代碼甚至無代碼階段,以APaaS為核心的產品要完全代替程序員需要什么條件:

  1. 開發期,業務人員自主搭建應用底層。
  2. 使用中,自主滿足個性化需求。
  3. 建立后,保持迭代更新。

底層是低代碼的基礎,這是它能做到的,但另外兩項卻心有余而力不足。

一方面,B端產品永遠是底層為先,滿足個性化需求要么加錢,要么自己二次開發,這與低代碼本意相違背,也使從業公司變成了一個傳統的軟件企業,低代碼名存實亡。

另一方面,在使用后保持迭代更新對原本的搭建者而言是一件完全不同維度的事。究其原因,APaaS不是SaaS,后者是免維護的。但對低代碼開發的應用而言,涵蓋的內容越多,系統越復雜,最終會超出原始創建者的能力范圍,造成工作效率再一次下降。畢竟,他本身就不是專業程序員。

低代碼的終極痛點是,對非IT人士,它確實有滿足80%需求的能力,但如果基于這種樂觀預期放棄剩下的20%,一旦到了關鍵節點,使用者很可能要付出超過80%的成本去補全它。

因為在任何的一個完整生態中,必然有日常使用不起眼、開發者不關注,但牽一發而動全身的部分,尤其是B端產品強調底層通用性,更容易發生整體結構的問題。而低代碼關注的是日常高頻重復需求,釋放這一部分生產力。

那如果有企業將同樣多的精力放在容易被忽視的需求,為目標客戶做好全套IT服務呢?

這不叫低代碼,這叫“外包”。

低代碼的本意是提高效率,起到關節的潤滑作用,而不是把所有難題通通丟給第三方去解決。始終牢記,低代碼企業要關心的并不是企業所有的IT產品問題,而是低代碼所能觸及并容易發生的問題。低代碼在可預見的未來依然是對程序員工作的補充,而非代替。

三、結語

如果說低代碼概念和產品的緣起都來自企業對效率的要求提升,那么有部分人士認為無代碼時代到來后程序員就會走向失業的觀點,無疑陷入了“提高效率最好的方法就是砍掉中間環節”這一粗暴認知。尤其是對中大型企業而言,“能跑就行”幾乎不可能成為重要應用系統組件的實施標準。

在美股研究社看來,低代碼的興起反而為數字化趨勢下企業效能增長提供了一種思路——如果一個溝通鏈帶來了效率損失,那就盡可能讓它融為一體。說大家都能聽懂的話、做大家都能看懂的事,賦能而非代替,這才是低代碼的應用目標,也是低代碼企業應該要努力的方向。

 

本文由 @美股研究社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說大家都能聽懂的話、做大家都能看懂的事,哈哈哈哈。

    回復
  2. 程序員失不了業,失業這件事只能我們沖鋒陷陣。哈哈哈哈

    回復
  3. 說大家都能聽懂的話、做大家都能看懂的事,賦能而非代替,確實程序員所擁有的代碼思維并不是一兩行拖拽來的代碼所能替代的

    回復
  4. 這個肯定不是簡單的拖拽就能代替的,要是沒有一定的能力,處理不了運行出現的各種問題。

    回復
  5. 效率高但是不可控性多了?,F在啥都提倡極簡,連代碼也開始了嘛

    回復